白教授的 “教导” (杂文)
2018-01-12 14:20:22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   三毛介绍我认识了江西省大书法家、大美学家、大艺术家白教授,元旦我带着自已的书法和绘画作品来到白教授家,让他帮我看一看,希望得到他的指点和帮助。
      寒暄之后,白教授看了最上面的行草书法,不屑一顾扫了一眼第二张汽车画,带着一般浓重酒味地问道:“你是哪个美院毕业的?”
我说道:“我是文革时的工农兵学员……。”
白教授摆了摆手制止我说下去,自己却说道:“往事越千年。”
接着又问道:“你的书画是跟谁学的?”
      已给过一个下马威了,这下我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,我,我是自学的。”
白教授哈哈地大笑起来,说道:“草根书画家呀,你写书法,画画想干嘛?”
我赶忙说道:“我是想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。”
白教授冷冷地说道:“草书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吗?”
我说:“是呀,最近有四位教授级中国顶尖大书法家举行了大草书作品巡展。还开学述研讨会呀。” “呸!什么大书法家,就是舞文弄墨的手艺人。手工业者而已。我跟你说:“草书,特别是大草和狂草不是中国传统优秀文化,而是糟粕,是中国传统垃圾,男人留辫子,女人裹小脚也是中国传统文化,你说是好还是坏呀?
我说不好,是陋习。
白教授说道:“对嘛,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人都看不懂的草书,能说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吗?那是皇帝的新衣。他们表面上响应习 主席的号召艺术为人民,人们都看不懂,更不要说喜闻乐见。如何为呀?他们就是为自己。口是心非,表里不一。什么书法作品展,我看就是一个文化产品广告展。还开什么学术研讨会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互相赞美,表扬与自我表扬,黄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更象是一个文化产品总销售、总代理商业会议。一句话他们就是要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。”
我说道:大家看不明白的是精英文化,看得懂的叫大众文化。
白教授说:“什么精英文化,是神精病文化,你跟他们学草书?你也要到神精病医院去检查一下,不过现在神精病医院床位紧张,哈哈。”
我说:“有床位我也住不起,”
白教授说:“是呀,你要悬崖勒马,正所谓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”
我说:“象我这种人是回头还是不回头都看不见海岸了。”
白教授说道:“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草根最终是自生自灭的。”
我说:”八大山人和齐白石是不是草根呀?“
白教授说:你什么意思?
我说:“我没什么意思,只是问一问。“
白教授说道:”乡巴佬齐木匠和青云谱姓朱的那是特例,基因变态。是千万分之一的草根变成了大树,你嘛,哼哼。要做中国梦,不要做白日梦。哈哈……。“
“我没有做声,白教授感到说过火了,又接着说:”你的汽车画还有一点点模样,也许你死了百年之后人们会说:徐悲鸿画的马,齐白石画的虾,什么,什么仙画的车。然后轻狂的大笑起来,哈哈……。
我感到无地自容,说道:“白教授我是来向你讨教的,不是来听你挖苦和嘲笑的。”
       说完我灰头土脸地走了出来。衰!一声叹息。我是在错误的时间、错误的地点、见了一个我不应该见的人。此时此刻我真的感到我就是一个可怜虫中的可怜虫,倒霉蛋中的倒霉蛋。我站在大马路上,看到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车流,一时感到茫然。我真不知向东走还是向西走......

这真是:
     艺术殿堂欲叩门, 
     迎得冰冷水一盆,
    千回百转问出路?
     遥指深沟头已昏。
 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 36万元!2017年南昌最贵旅游团诞生 90后人均消费最高
下一篇:【摩卡人像-2018第一拍梅岭雾凇人像】

分享到: